本站域名可转让,价格:5888元 [在线购买] 购买帮助
“WoToken”传销首犯如今又遭判8年半曾在周村获刑10年
本网站域名可以转让,价格:5888元在线购买购买帮助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WoToken”传销首犯如今又遭判8年半曾在周村获刑10年
2020-12-02 21:46:40 来源: 互联网

5月14日,“wotoken”特大网络传销案在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鹰鉴获悉,8月27日,滨海县人民法院对外披露了该起特大网络传销案的刑事判决书。

该判决书上显示,“wotoken”传销团伙首犯高玉东因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获刑8年半,并处罚金200万元。该案值得一提的是,高玉东在2009年11月3日,因犯非法经营罪被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2000万元。

“WoToken”传销首犯如今又遭判8年半曾在周村获刑10年[0]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

2016年,高玉东在广东省深圳市投资设立深圳前海博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宝公司),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从事WOEX等虚拟数字货币交易所维护、代发行等工作。

2018年,王小影通过朋友陈波接触了以区块链数字货币为幌子的plustoken传销平台。之后陈波让王小影和李奇兵、柳良亭三人负责市场推广。

一个月后,王小影、李奇兵、柳良亭三人发现plustoken传销平台技术不成熟,经常有会员在平台丢币而离开,但掌握了网络传销的犯罪方法,为获取非法利益,预谋与功能相似的APP平台进行合作,从事网络传销犯罪活动。

2018年8月份左右,李奇兵找到高玉东,并将王小影及柳良亭(刑拘在逃)介绍给高玉东。四人共同商定合谋搭建WoToken平台,虚构“阿波罗”机器人,通过在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进行套利交易,承诺给付投资者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骗取会员钱物。

随即,高玉东利用公司技术,聘请技术人员,开发名WoToken平台。WoToken平台运行后,高玉东主要负责WoToken平台的技术维护、数字货币管理、员工工资发放、操纵平台WOR币投放等工作;高玉东妻子田某某协助负责WoToken平台数字货币保管、兑换数字货币、员工工资发放等工作;李奇兵、王小影等人主要负责WoToken平台宣传、培训等职责。

WoToken平台会员收益主要是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社区收益模式,其中动态收益模式就是要求会员发展下线,以下线投入的资金来支付上线会员的收益,社区收益就是会员发展下线达到系统规定的数量和金额后,在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外,额外再获取收益。

多名被告人供述以及证人证实,这些静态收益、动态收益和社区收益均是来源于下线会员投资的本金,目的就是骗取会员资金。同时WoToken平台本身没有营利能力,也没有合法收入,就是个资金盘。“阿波罗”机器人智能收益也是假的,正常高频量化交易指的是在全球不同的交易所之间低买高卖,WoToken平台根本没有这个功能。

至2019年10月8日期间,WoToken平台共注册会员高达715249名,吸收的USDT、BTC、ETH、LTC、BCH、EOS数字货币在案发当日价值77亿余元。

高玉东、田某某在管理WoToken平台数字货币期间,提币变现约人民币1617万元、美金158万元;李奇兵提币变现约合人民盿782338.9万元;王小影提币变现236万元,另用提币变现的非法获利购买枣阳碧桂园利达天玺房产2套,保时捷轿车1辆。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

2019年10月30日下午,李某明知李奇兵两部手机内,有通过犯罪所得的数字货币ETH,仍帮助李奇兵转移和隐藏ETH49752.3737个。

窝藏

自2019年10月8日起,被告人唐某某明知王小影利用WoToken平台,从事组织、领导传销犯罪活动,明知公安机关正在对WoToken平台相关人员进行抓捕,仍为王小影提供住所藏匿,直至被告人王小影被抓捕。

宣判

滨海县人民法院认为,高玉东、李奇兵、王小影、田某某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且情节严重;李某明知李奇兵持有的数字货币系犯罪所得,仍帮助转移和隐藏,其行为已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且情节严重;唐某某明知王小影是犯罪的人,仍为其提供住处所,其行为已构成窝藏罪。

为严申国法,打击犯罪,保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不受非法侵犯,依据相关法律的规定,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分别判处高玉东有期徒刑8年6个月,并处罚金200万元;判处李奇兵、王小影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150万元;判处田某某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

同时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和窝藏罪分别判处李某、唐某某缓刑5年和缓刑1年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0万元。扣押在案的赃款42569万余元及孳息,以及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 贵州拥德科技公司等相关公司涉嫌传销累计被罚款9000万元
  • 不光涉嫌非法集资 北京又见九州、汇金易安还虚假宣传
  • 投诉不止、负面不断,身处舆论漩涡之中的朗诗德该如何自处?
  • 曾因广告违法而遭受处罚的“华佗村”系列产品,为何仍在宣传包治百病?
  • 成都瑞美瑞亚医疗被投诉美容贷和涉嫌传销
  • 微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查 周边风险达4000余条
  • 龙凤汇被指涉非法集资后 珠海龙凤御龙“贼喊捉贼
  • 北京家之地养老 用股权拉会员涉嫌传销
  • 海南抽检品牌衬衫:ZARA被检出纤维含量不合格
  • 北京又见九州、汇金易安涉嫌非法集资 保本保息兜售理财
  • 扰乱金融秩序 重庆次元能力“萌股app”涉非法经营
  • 好玩吧的戏演不下去了,剩下的全是谎言!
  • 新野有2人以购物返利的名义开展“物联网”传销获刑啦
  • 特大传销案宣判!“大圣旗舰商城”攀枝花市代理获刑5年
  • 世纪证劵钱哥教你如何远离不正规内幕交易
  • 动物世界就是一个资金盘,进入收割阶段,马上崩盘!
  • “波场生态”新骗局遭曝光!套路和前者如出一辙,短期内要跑路!
  • 天九集团独角兽孵化器成圈钱新手段,宝贝格子受害人应积极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 GABA关网,中数公链老板陈伟带着两个老婆卷款上亿跑路了!
  • 夫妻二人以传销模式销售女性用品东莞“朗姿青春日记”传销案宣判
  • 九州优享崩盘,企业申请注销可能想跑路?
  • 发展会员近1500余人遍及30余个省市“德源中销”传销案4名高层被公诉
  • 秘乐入围第九届金典奖?小编联系了会务组,揭秘真相!
  • 以虚拟“ORG币”数字货币为名开展传销活动两名骨干被公诉
  • 换名字转移窝点也难逃法网“广州天翊”传销组织两名骨干遭公诉
  • 宝鸡一对兄妹加入“自愿连锁经营”传销组织后积极发展下线均获刑
  • “今日链条”app疑似操盘手内讧,现已崩盘跑路!
  • “好玩吧”的套路有多深?抓紧下车吧,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 “单单乐”商城宣传的“寄存代购”模式,背后的风险不容忽视
  • “单单乐商城”相关运营公司因涉嫌传销遭冻结8000万元
  • 投入1万每周返360?以太贸易淄博被查,两涉案人员被批捕
  • 山东华旭生物:联营企业系列产品屡上黑榜,主打品牌宣传功效当真可信?
  • 产品假货?虚假宣传?投诉不断的爱库存该如何自处?
  • 揭底备受争议的爱库存,三种代理模式有何诱人之处?
  • 揭底备受争议的鑫优会,“六大赚钱方法”赚了谁的钱?
  • 天津博爱连锁分店屡上黑榜,“央企直属企业”中健博爱来自何方?
  • 娃哈哈妙眠被指疑似传销,层层授权令人眼花缭乱
  • 拉下线5000余人30余万元,“共享技能”传销又判一案!
  • 多款产品均曾遭责令改正,香爵终因广告违法行为而受到行政处罚
  • 共享经济“衣小幂”运营公司因涉嫌传销被青山湖区市监局罚没51万元
  • 香爵因代理模式备受争议,屡遭投诉后被曝立案查处是真是假?
  • 自投罗网!传销“老总”为安抚“下线”,到北海打传队“探风”被抓
  • 北京“正生汇通”公司因涉嫌传销被罚没145万多元
  • 批件过期?假冒伪劣?责令改正?洗护品牌贝维诗名下产品现状几何
  • 真狡猾!弄个“购物商城”拉会员,传销分子骗了几个亿
  • 从贝维诗到汇生国际,“克扣工资”的员工投诉从何而来?
  • 淘小惠:关联公司多家身陷经营异常,《会员经营政策》包含了哪些收益?
  • 滏阳河老白干:不卖产品,推广赚大钱,如此作为是生财有道还是另有所图?
  • 斑马会员涉嫌传销被冻结3000万背后
  • 揭底来自新加坡的力汇国际,在“杞叶青生物”时期已数次沦为被执行人
  • 三种奖金支撑起Riway的无牌直销之路,如何评价包治百病的Purtier鹿胎盘素?
  •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
  • 参与者直言画饼充”,忆杭网与金楠科技为投资者描绘的“财富套餐”价值几何
  • 继商标纠纷后又查出纽甜超标,滏阳河老白干真能胜任名酒的称号?
  • “玫莉蔻”遭质疑:产品靠代工暗藏隐患且代理模式被指涉嫌传销
  • “理想春秋”APP涉嫌传销被查:“零元撸现金”之下的庞氏骗局
  • 美美咖:补贴模式饱受争议,曾因“碰瓷”明星被判道歉+赔偿
  • 兑付危机的传闻甚嚣尘上,美美咖为何会在投诉漩涡当中越陷越深?
  • 南京金茂逸墅楼盘谎称售罄遭处罚 为禹洲地产项目
  • 广州购翠网科技有限公司提现不到账,请处理我的提现请求!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壹工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