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可转让,价格:5888元 [在线购买] 购买帮助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
本网站域名可以转让,价格:5888元在线购买购买帮助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
2020-12-03 10:54:36 来源: 互联网

在近几年,得益于各地部门的曝光,“老赖”们出现的频次似乎越来越高,哪怕是一些声名在外的“企业家”,也难免被扣上老赖的帽子,比如贾跃亭、戴威、冯鑫等,现如今,在杭州地区享有一定知名度的徐关兴,也因欠钱不还而成了众所周知的老赖。

徐关兴名下的忆杭网是一个怎样的项目?义杭网、忆杭网、忆杭e兑商城、忆杭大集之间,又存在着怎样的关系?相关模式该如何解读?金楠科技的“财富套餐”会产生怎样的收益?浙江中强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法人吴才龙又是因何入狱?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0]
  “掌门”失信,老赖曝光

杭州的忆杭网在最近几年崭露头角,据介绍,该平台是一个垂直购物平台,平台经营杭州特产、伴手礼、杭州名优旅游商品。忆杭网是杭州东方文化园旅业集团、杭州旅行社行业协会和杭州旅游商品协会投资10亿元打造的电子商务平台。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1]

现如今,推广该项目的公众号名为“杭州义杭”,并非“杭州忆杭”,有着一字之差。经查,该公众号的认证公司为杭州义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6月11日,法定代表人徐关兴,股东有汤克健和徐关兴,注册资本1亿元,据2019年度报告显示,实缴为0元。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2]

虽说义杭公司在2019年报中对其旗下网站的报备名称为“义杭网”(h5.hzyh.ehanone.com),不过在会员们的口中,说到与徐关兴绑定的项目,他们所提及最多的名称却是“忆杭网”,而且我们在访问杭州义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官网后,发现该网站的名称也为“忆杭网”,而非“义杭网”。关于项目名称与实际运营方错综复杂的关联,我们将在下篇报道中详细解读,本篇主要介绍项目运营方作为公司背景所存在的种种问题。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3]

至于忆杭网的背景,推广人员所众口一词指向的目标为杭州东方文化园旅业集团,据介绍,该集团成立于1998年8月,以杭州东方文化园旅业集团有限公司为母公司,下属七家子公司,另有十家投资公司,一家参股公司。产业涉及旅游、休闲、商贸、建材、劳务、广告、房地产、进出口、园林绿化,互联网科技等,注册资本累计达15余亿元,现有总资产1000余亿元,职工总人数7000余人,“掌门人”为徐关兴。

据浙江省浙商研究会介绍,徐关兴生于1953年5月19日,义桥建新村人,中共党员,于1975年参加工作,先后当过建筑工人、公安民警、公司副经理等,现担任浙江中强建工集团董事局主席、杭州东方文化园董事长兼总经理,并被推举为浙江省浙商研究会副会长。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4]

然而在眼下,此人却已沦为了被法院公示的“失信老赖”,如图所示(资料来自最高人民法院网):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5]
  其本人也被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出示了多次限制消费令。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6]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7]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8]

实控人已成失信人,杭州东方文化园旅业集团有限公司在近几年来自然也是问题重重,不仅屡次被法院公示为被执行人,还屡次拒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9]

2019年4月,杭州东方文化园旅业集团有限公司被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冻结股权、其他投资权益合计1.1亿元,冻结期至2022年4月,共1095天。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10]
  欠钱不还,劣迹斑斑

据相关裁判文书显示,徐关兴以及其名下的多家公司,除了欠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萧山支行、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行、浙江萧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义桥支行等多家银行的钱外,还和多位与之存在民间借贷关系的个人发生过借贷纠纷,并屡次因欠钱不还被诉至法院。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11]

从《韩某某与杭州东方文化园旅业集团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这则裁判文书所披露的内容便可见一斑,韩某某诉称:东方文化园公司以开发别墅项目需要用款为由向韩某某借款200万元,韩某某于2015年1月30日通过杭州银行将此笔款项转给东方文化园公司。因资金周转需要,韩某某于2019年8月向被告要求归还上述款项,但东方文化园公司表示目前偿债困难,至今未归还借款,故诉至法院。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12]

东方文化园公司提供书面答辩意见辩称:东方文化园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徐关兴不认识韩某某,东方文化园公司也从未向韩某某借过钱,韩某某所称的本案的借款是案外人吴才龙指示打到东方文化园公司账户的,据东方文化园公司了解,吴才龙已经结清了相关款项。综上,东方文化园公司认为,双方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关系。

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查明事实如下:2015年1月30日,韩某某向东方文化园公司转账200万元(附言:投资款)。2020年2月29日,韩某某在电话中问:原来就是你们以东方文化园的名义,那时候有200万拿去的,这个事情你接不接头?,徐关兴在电话中回答:我接头的,就是吴才龙。2020年3月11日,东方文化园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徐关兴致电韩某某,表示:案涉200万元由其来出借条,东方文化园公司要上市,一下子拿不出钱,再给我拖两个月。法院最终判令被告杭州东方文化园旅业集团有限公司归还原告韩某某借款本金200万元,并支付利息损失。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13]

除了在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进行无效的辩解外,在与银行发生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时,徐关兴也不忘进行上诉。据《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萧山支行与杭州太虚湖假日酒店有限公司、杭州东方文化园旅业集团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最终判决如下: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14]

此后,东方文化园公司、徐关兴进行上诉,另据《杭州东方文化园旅业集团有限公司、徐关兴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徐关兴方面提出: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因担保人之一的吴才龙涉嫌刑事犯罪被羁押,原审法院依法裁定中止本案诉讼,后因光大银行撤回了对吴才龙的起诉,原审法院裁定恢复审理。原审法院未询问清楚光大银行是否是暂时撤回对吴才龙的起诉,保留对其担保责任的追究,还是不再要求吴才龙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原审法院未明确该部分事实就判决东方文化园公司与其他责任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明显存在错误,一定程度上加重了东方文化园公司等人的保证责任。

最终,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撤回对被告的起诉,系原告的诉讼权利,光大银行在一审中撤回对吴才龙的起诉,符合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且东方文化园公司、徐关兴、虞岳香、戴琴珍系连带保证人责任人,光大银行可向其中任何一人主张全部的保证责任,故光大银行撤回对吴才龙的起诉,并未加重东方文化园公司等连带保证责任人的保证责任,东方文化园公司、徐关兴的该上诉理由,法院不予采纳。

“中强”法人,涉黑入狱

在相关裁判文书当中频频出现的吴才龙,又是何许人也呢?经查,浙江中强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为吴才龙,而徐关兴则是浙江中强建工集团董事局主席。由此,足见此二人关联之密切。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15]
  (图片来源:浙商资产)

至于吴才龙,此人还曾牵涉到一起有着黑社会性质的大案当中。2019年12月30日,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东阳市人民法院依法分别对杭州虞关荣等66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法院审理认为,以被告人虞关荣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多达66名,存续时间长达9年。该组织大肆进行各类违法犯罪活动,在杭州市滨江区一带相关行业形成非法控制,攫取巨额非法经济利益,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秩序、社会生活秩序和公共管理秩序,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危害后果十分严重,应依法从严惩处。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暴力、威胁等手段,“以黑护商”“以商养黑”,有组织地实施走私枪支2支、非法买卖枪支1支、非法持有枪支2支;实施寻衅滋事、强迫交易、串通投标、非法拘禁、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故意伤害、容留他人吸毒等违法犯罪行为达160余起,涉案金额达40余亿元,造成22人受伤等严重后果。该案绝大部分系共同犯罪,各被告人均一人触犯数罪,依法应予并罚。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16]

相关报道称,从2014年以来,虞关荣和吴才龙两大势力相互勾结,形成了结构严密的黑社会组织,从当地的市政绿化到土建工程,都有虞关荣的身影。2018年5月17日,杭州警方将虞关荣在内的多名涉黑组织成员抓获。本案中,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串通投标罪等23罪并罚,对被告人吴才龙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吴才龙虽然早在2018年上半年就已被抓,但他和中强集团留下的祸患却仍然在影响着一大批人。据杭州房产报道披露,2018年下半年,宋女士爆料称她去年购买了一间商铺,一年过去了,按照约定,很快她就能拿到第一笔投资回报了。没想到的是,回报资金迟迟到不了手,现在连这间商铺自己有没有使用权都不知道了。记者了解到,该处商铺的原开发商是龙禧集团,一家叫做浙江中强集团的企业购买了这些商铺。而宋女士等人就是和中强集团签订的房屋转让合同,也就是说他们只有使用商铺的权限,而这些商铺是由房屋的所有者中强集团托管包租的,前三年业主每年能拿到百分之八的投资回报,第四年到第二十年按照租金的9:1和中强集团分红。宋女士等人了解到,虽然中强集团和开发商龙禧集团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但是并没有办理过户。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17]
  (图片来源网络)

而在当时,中强集团的法人吴才龙已然入狱,也就是说,中强已经没有能够出面处理此事的人了。到后来,又有一位姓王的副经理接受了采访,他表示公司没有钱,并不能满足全体业主退款的诉求。很快,浦沿街道约谈了双方,业主也已经报案,高新派出所已受理此事。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18]

另据公众号“邓大狗”介绍,吴才龙为杨家墩社区书记,但也是滨江黑老大虞关荣的兄弟。从小饭店小包工到中强集团,20多年,他以胆大成势。后成为社区书记,更是黑白游走,如鱼得水。当业主们发现受骗的时候,吴才龙已因涉黑被控制。现在中强集团资金链断裂,而相关商铺的产权也不在中强名下,对于业主们来说,退钱无望确权也无望。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19]

在本篇报道中,我们了解到了徐关兴与东方文化园公司屡屡沦为失信被执行人、被法院出示限制消费令的现实,在下篇报道中,我们所将重点关注的是忆杭在文版通挂牌上市的前因后果,以及投资人将会在忆杭网中得到怎样的回馈。

  • 贵州拥德科技公司等相关公司涉嫌传销累计被罚款9000万元
  • 不光涉嫌非法集资 北京又见九州、汇金易安还虚假宣传
  • 投诉不止、负面不断,身处舆论漩涡之中的朗诗德该如何自处?
  • 曾因广告违法而遭受处罚的“华佗村”系列产品,为何仍在宣传包治百病?
  • 成都瑞美瑞亚医疗被投诉美容贷和涉嫌传销
  • 微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查 周边风险达4000余条
  • 龙凤汇被指涉非法集资后 珠海龙凤御龙“贼喊捉贼
  • 北京家之地养老 用股权拉会员涉嫌传销
  • 海南抽检品牌衬衫:ZARA被检出纤维含量不合格
  • 北京又见九州、汇金易安涉嫌非法集资 保本保息兜售理财
  • 扰乱金融秩序 重庆次元能力“萌股app”涉非法经营
  • 好玩吧的戏演不下去了,剩下的全是谎言!
  • 新野有2人以购物返利的名义开展“物联网”传销获刑啦
  • 特大传销案宣判!“大圣旗舰商城”攀枝花市代理获刑5年
  • 世纪证劵钱哥教你如何远离不正规内幕交易
  • 动物世界就是一个资金盘,进入收割阶段,马上崩盘!
  • “波场生态”新骗局遭曝光!套路和前者如出一辙,短期内要跑路!
  • 天九集团独角兽孵化器成圈钱新手段,宝贝格子受害人应积极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 GABA关网,中数公链老板陈伟带着两个老婆卷款上亿跑路了!
  • 夫妻二人以传销模式销售女性用品东莞“朗姿青春日记”传销案宣判
  • 九州优享崩盘,企业申请注销可能想跑路?
  • 发展会员近1500余人遍及30余个省市“德源中销”传销案4名高层被公诉
  • 秘乐入围第九届金典奖?小编联系了会务组,揭秘真相!
  • 以虚拟“ORG币”数字货币为名开展传销活动两名骨干被公诉
  • 换名字转移窝点也难逃法网“广州天翊”传销组织两名骨干遭公诉
  • 宝鸡一对兄妹加入“自愿连锁经营”传销组织后积极发展下线均获刑
  • “今日链条”app疑似操盘手内讧,现已崩盘跑路!
  • “好玩吧”的套路有多深?抓紧下车吧,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 “单单乐”商城宣传的“寄存代购”模式,背后的风险不容忽视
  • “单单乐商城”相关运营公司因涉嫌传销遭冻结8000万元
  • 投入1万每周返360?以太贸易淄博被查,两涉案人员被批捕
  • 山东华旭生物:联营企业系列产品屡上黑榜,主打品牌宣传功效当真可信?
  • 产品假货?虚假宣传?投诉不断的爱库存该如何自处?
  • 揭底备受争议的爱库存,三种代理模式有何诱人之处?
  • 揭底备受争议的鑫优会,“六大赚钱方法”赚了谁的钱?
  • 天津博爱连锁分店屡上黑榜,“央企直属企业”中健博爱来自何方?
  • 娃哈哈妙眠被指疑似传销,层层授权令人眼花缭乱
  • 拉下线5000余人30余万元,“共享技能”传销又判一案!
  • 多款产品均曾遭责令改正,香爵终因广告违法行为而受到行政处罚
  • 共享经济“衣小幂”运营公司因涉嫌传销被青山湖区市监局罚没51万元
  • 香爵因代理模式备受争议,屡遭投诉后被曝立案查处是真是假?
  • 自投罗网!传销“老总”为安抚“下线”,到北海打传队“探风”被抓
  • 北京“正生汇通”公司因涉嫌传销被罚没145万多元
  • 批件过期?假冒伪劣?责令改正?洗护品牌贝维诗名下产品现状几何
  • 真狡猾!弄个“购物商城”拉会员,传销分子骗了几个亿
  • 从贝维诗到汇生国际,“克扣工资”的员工投诉从何而来?
  • 淘小惠:关联公司多家身陷经营异常,《会员经营政策》包含了哪些收益?
  • 滏阳河老白干:不卖产品,推广赚大钱,如此作为是生财有道还是另有所图?
  • 斑马会员涉嫌传销被冻结3000万背后
  • 揭底来自新加坡的力汇国际,在“杞叶青生物”时期已数次沦为被执行人
  • 三种奖金支撑起Riway的无牌直销之路,如何评价包治百病的Purtier鹿胎盘素?
  • 掌门人已成老赖,欠钱不还的东方文化园旅业还能否继续为忆杭网撑腰?
  • 参与者直言画饼充”,忆杭网与金楠科技为投资者描绘的“财富套餐”价值几何
  • 继商标纠纷后又查出纽甜超标,滏阳河老白干真能胜任名酒的称号?
  • “玫莉蔻”遭质疑:产品靠代工暗藏隐患且代理模式被指涉嫌传销
  • “理想春秋”APP涉嫌传销被查:“零元撸现金”之下的庞氏骗局
  • 美美咖:补贴模式饱受争议,曾因“碰瓷”明星被判道歉+赔偿
  • 兑付危机的传闻甚嚣尘上,美美咖为何会在投诉漩涡当中越陷越深?
  • 南京金茂逸墅楼盘谎称售罄遭处罚 为禹洲地产项目
  • 广州购翠网科技有限公司提现不到账,请处理我的提现请求!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壹工网 All Rights Reserved